当前位置: 美高梅4858mgm > 情感生活 > 正文

成都人廖三爷,天使在人间的匆匆一过

时间:2019-10-03 14:46来源:情感生活
其一 拉斐尔自画像 二〇一六年,八月二十号,此时,我还在成都。成都中心,有好几个商业公司坐落其中。人民公园里倒是郁郁葱葱,人工湖水碧波荡漾,一楼民国时期的建筑完整地

其一

图片 1拉斐尔自画像

二〇一六年,八月二十号,此时,我还在成都。成都中心,有好几个商业公司坐落其中。人民公园里倒是郁郁葱葱,人工湖水碧波荡漾,一楼民国时期的建筑完整地保留下来,保路运动纪念碑气势恢宏,顶处盘旋着鸟雀。就是这样的城市吸引着我。不知道为什么,站在高一环的大道上,俯视低一层的道路与车辆,总有一腔热血涌上心头。此次来到此地,我作为高中生;但我希望,下一次来到这座城市,必定作为开创者。

今年4月6日,是文艺复兴三杰中最年轻的拉斐尔逝世495周年。这个仅仅在世间走过37个春秋的艺术大师,不仅代表了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家从事理想美的事业所能达到的巅峰,也深刻地影响了后世400多年。直到今天,他的名字和他的艺术风格,依然在世界各地的艺术和生活领域熠熠闪光。

其二

有着天使名字的拉斐尔,7岁丧母、11岁丧父,却并没有一般人想象的那种孤儿的凄惨,相反,他比他同时代的艺术家更多了一份天真与明朗。他内心的和善与安详,使他在竞争激烈的同行中保持着恭敬与学习的姿态,博采众长,融会贯通,青出于蓝。他的创作,无论是圣母画像还是教堂壁画,都具有一种人间真善美的高度融合,秀美、典雅、和谐、明朗,美术史上尊称他为“画圣”。

“明天廖磊要回成都。他会带你到处看看,”军伯说。

——编者

“他呀,不把你侄子带疯!”海哥戏谑地打趣。

1504年,佛罗伦萨城正在沸腾之中,因为当世最杰出的两位艺术大师达芬奇和米开朗基罗正在市政议会厅争强斗胜——各以佛罗伦萨的历史故事画一幅壁画。城里的人们迅速分成了达芬奇派和米开朗基罗派,大师本人也深陷其中,尤其是比达芬奇小28岁的米开朗基罗,年轻气盛,每遇达芬奇便出言寻衅,于是场面便火花四溅。此时,一个比米开朗基罗还要年轻8岁的小画家来到了佛罗伦萨。只是米开朗基罗不会料到,这个曾经静静地在现场看他作画并称赞他比达芬奇画得好的小粉丝,4年后在罗马梵蒂冈会成为他眼中最大的竞争对手。这个安静的美男子,名叫拉法埃洛·圣乔奥,也就是拉斐尔·桑蒂。

军伯和蔼地笑笑,“就要将他带疯。这侄子太沉啦。”

孤儿的心里只有春天

我有些犹豫,其实是遭弄懵了,“廖磊是谁?”

1483年4月6日,意大利中部小镇乌尔比诺,乌尔比诺公爵家的宫廷画师乔万尼,在两个儿子夭折后,终于迎来了第三个儿子的出生。夫妇俩为新生儿取了个天使的名字:拉斐尔。乔万尼不仅精通绘画,而且深谙建筑学,还会写诗,很得公爵赏识。

海哥用含广东语的四川话,“三爷啊。”

拉斐尔7岁丧母,父亲天天带着儿子到公爵府作画。聪明伶俐的拉斐尔很惹人喜爱,小小年纪不仅能当父亲的助手,而且提笔画画也有模有样。11岁时,父亲突然因病去世,拉斐尔成了孤儿。公爵夫妇不忍他离去,索性收留他为养子,与自己的孩子一起吃住一起学习。这段日子虽然只有一年,但培养了拉斐尔的贵族风度,谈吐、仪态、见识都不逊任何名门子弟。

“三爷也是神人,他那家伙才是正真的艺术家。他有一次雕雕塑,阿格里巴的胸肌缺了一口子,他一锤子把它给砸烂了。近来,他要去纹身店给人划纹身。我真担心他会把人皮整个刮下来,哈哈哈。”海哥的笑声依旧很和气氛。

尽管公爵夫妇仁爱有加,但在少爷和仆人们的眼里,拉斐尔依旧是一个连亲戚都算不上的画师儿子。况且与公爵夫妇的期盼相反,他对那些拉丁文希腊文毫无兴趣,却天然地亲近着画笔和颜料。在他的恳求下,他唯一的亲属舅舅奇亚尔拉把他接到了佩鲁贾,并按他的意愿,带他拜访当地的画家佩鲁吉诺——画家本名万鲁奇,只因画艺高超,改名佩鲁吉诺,意思是佩鲁贾画画第一人。此人考试的方法别开生面,就是为他本人写生。拉斐尔拿起纸笔,寥寥几划便抓住了老师的特征:突脑门、高鼻梁、翘下巴……于是12岁的他,成了佩鲁吉诺画室里最小的学徒。

军伯作为他们的老师,无意中点评了他,“廖磊就适合作艺术家,他画素描相当认真。当初他的成绩是名列前茅的。”

佩鲁吉诺本人与达芬奇、波提切利同是安德烈·德尔·韦罗基奥的学生,也是最早使用油彩的意大利画家之一。他擅长画柔软的彩色风景、人物和脸,画宗教题材也很拿手,以祭坛画最受欢迎。他当时已是“翁布里亚”画派的领袖,急需大量技术熟练的学徒协助完成源源不断的订单。拉斐尔虽小,却眼勤手快,打杂之余,也能帮着画画。也许是因为思念母亲,他对老师笔下的圣母格外喜欢,渐渐的自己也学着画圣母。起先他只是画了送人,不料竟很快有人找上门来订货。1500年出师,到20岁时,他在佩鲁贾已是成名的画师,订单应接不暇。拉斐尔画圣母,虽师承佩鲁吉诺,却远比老师更受欢迎。他的基本功扎实,对色彩、光影、透视法的运用已手到擒来,但他的圣母却突破了前人笔下那种头罩光环、表情呆板的范式,有着特殊的人间气息,既有圣母的庄严又有青春的活力,既有神的恬静又有母亲的温馨,以至于欧洲流传至今的对女性最高褒奖的话,依然还是“像拉斐尔的圣母一样。”

听他们说三爷,这让我想到了一位艺术大师,——米开朗基罗,传记里记述了他画《创世纪》的情景,——米开朗基罗会将不满意的作品砸掉,就算是教皇命令他绘画的壁画。自从来到成都,就常常听见他们在讨论廖三爷,于是不自觉地期待着,能与他认识认识。三爷是神人的常话,又让我生出一线厌恶。

后人在分析年轻的拉斐尔何以能在众多画圣母的画师中脱颖而出时,都不得不感慨于他的单纯和善良,虽然他是个孤儿,但他的心里是有幸福和温情洋溢着的,他是个明朗的人。

其三

我所游玩的地方虽说处在CBD,但是,我的去处却是在方池街的艺术培训室,那是军伯教艺术的地方。我不知道成都其他成年人的喜好,不过艺术人中有一项特别的娱乐,名字大概叫,——磨珠宝。虽则说“磨珠宝”,其实是采购网上的特定石头,这些石头被同样在网上买来的机器加工,最后成形为小圆珠、小方块。我并不知道什么样的石头磨出什么样的物器,不过,将小的物器串连起来,便成了佛珠链子般的首饰,也可以做成精致的项链。

军伯的女性学生不画了,歇息着,给正在“磨珠宝”的军伯“开视屏”,——手机上有个叫映客的软件,打开以后,就可以“开视屏”,许多网红就从这么来的。

这一届的学生没有男的,只有比我大年岁的女学生。成都的女孩很活泼、俏皮,她们不但不嫌弃老师,反而和严厉的老师打成一片,这样的场景是在开县学校难以想象的。也不缺慵懒的女孩,她总是躺在教室外的长沙发上,裹着个被子,伪睡着,毫不收敛,想来内心也确实大方。她们都要迈入大学的,却还尚有一般幼稚气,不成熟的实质从她们的兴趣里大可看出,繁杂的韩国歌,华而不实的偶像啊,这些真的是将毕业生么?看来不过是一些少女罢。

军伯和蔼地磨着,没有阻止她们胡闹,这时,海哥进来到画室里面,后面还有一个人,难道是!廖三爷。

其四

三爷不像想象中的邋遢,最突出的是他的头发,话说是军伯给他来剃的,那是冲后的辫子。他时不时地取下发胶圈,重理那束朝后的辫子。三爷没有英俊的外表,不过他天生就有亲和力,不管是这一届的女性学生,还是军伯这些老师和过来游玩的远方朋友,都和他玩得起劲。重要的是,他不像军伯所说的是神人,反而更像风趣的哥哥。

“廖磊,来了呀。”“磨珠子呢。”云云,一段寒暄。

“这位是。。。”

“哦,这是我侄子,从开县来的高一学生。”

和很多人惊叹的一样,“这么高啊!”

我看他很风趣的样子,便道:“久仰。。。久仰。”他似乎没听到,恐怕其中缘由是我声儿小罢。

三爷来不久便注意到军伯的一桌物器,也揪着脸瞧着,那双本来不大的眼快要架到鼻子两旁了。

“这材料没什么高超的。”三爷语气随和自然,和很多龅牙相同,气息稍欠。

军伯双手忙不迭,但口里含着烟,吐出白烟,“这石头买来玩的,本来就没想把它做成大件,就当练手艺了。”此时,我将衣领捂住口鼻,那烟味委实另人难受。

军伯的女性学生不围着他“开映客”,又回归原位,画人物肖像,军伯也回到第一画室,睡在外面长沙发的女孩也起了来,眯细着水灵的眼。

这些天在成都,学了不少,七天里看了八本书,接触到像余秋雨《山居笔记》这类的老书。不过代价也不薄,也就闻了七晚酒味,七日烟味。海哥作为游遍广东来到成都的“海边人”,带了来经济发达地区的随和脾气,和过完十八年中国教育的思想教育,虽然听完并无什么收获,就一句话记得深刻,“天下不是老子的。”曰得对!

其五

平生第一次坐地铁,却没有什么好奇。成都的地铁,想进去也挺不着边际。第一步,先在取款机式的机器前塞钱卖“票”,弹出张卡;第二步,到“进出机”前,刷卡进入。第三步我便出漏子了,卡是要塞到收卡机的口子里的。我仍认为要刷卡出去,于是在出口处耗了半天,终究是出来了。走不远便有广告在正对面的墙上,“天下为公”。立刻觉着在此处遇不见“碰瓷”的了。不一会就等到了地铁。“天下为公”正远离人们,地铁行了。

下地铁后,这是哪一站确实忘了。眼前总有一种“地下华尔街”的感觉,人儿川流不息,各种商店前的男男女女拎包谈笑。

说好只有三爷带我出来,临时改变了,——从外地来了两位军伯的毕业学生,也是女性,海哥闲着无事也出了来。

海哥一身黑服,看来低调,可是项上的大项链显得整个人轻松了不少,下巴留着微卷的山羊胡。真不像当天教导我社会思想的“老司机”。廖三爷却边走边看,有时和两女同学开玩笑,多是沉默不语。海哥走在前面,佛珠甩来甩去的。

第一站到“方所”,与其说内观像藏书阁,不如说像宽酒窖的。进去便一望无尽。可惜就参观了半个小时,没有转完,也没看个什么,找到的中国书是巴金的《家》和钱钟书的《围城》。唯一遗憾的是,终于找到了亚洲文学板块却缺时间翻阅了。

三爷买了本书,我倒很惊叹,——《疯子在左,天才在右》。粗略地看了一下封面的文字。那书是记载疯人疯事的。

第二站到气势不凡的电影院,观看了港式电影《使徒行者》。本来就认为看电影是浪费时间的我,先前就受了军伯新思维,有些电影的编剧很厉害。我便去看了。确实是滋味,情节跌宕起伏。

走过这“两站”,一天短短的旅程便结束。三爷始终带有“艺术式的文艺青年气息”。

其六

夜晚了,我们一行回到画室。军伯的女性学生也画完了素描,早晨白花花的纸,变成了月光下满张的人物,呼之欲出。待学生们走光,军伯领着我们到成都闻名的串串店。听说串串就起源于成都,便有所期待。

军伯、海哥、三爷喝起小酒。火锅沸腾时,三爷便端来一大把各式各样的串串。肺片和肉块稍嫌小气,不过口感极好。火锅冒出的香味与汤色的火红有共通,感到鼻腔冒火。同来的

军伯的学生一顿豪饮,再加上军伯的笑话惹人发笑,气氛相当热闹。就当这时,一位骑破旧电动车的老爷子倒了,喝醉了酒的。我本能的想要起身,军伯吐着酒星子说:“别慌。”并按着我,示意我不要起来。老爷子哀嚎着哀嚎着,像翻了身的龟。串串店的老板尚穿着围裙,赶忙从厨房里冲出,扶起老人,后来老爷子也安然地开走了车。喝!成都人!

我注意了三爷,当时,他一个劲地抽烟,望着汤锅上冒着的飘飘白烟,飘到空中便散开不见,那艺术家式沉默的眼睛,我久久不能忘怀。

社会也就如此,人们害怕它。在我看来,现在“人食人”并不恰当了,应当是“世食人”才对。如果不是,那么为什么让弱人存在于世界上,让强者任意食之,不过天地不仁尔。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编辑:情感生活 本文来源:成都人廖三爷,天使在人间的匆匆一过

关键词: 美高梅4858m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