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美高梅4858mgm > 情感生活 > 正文

让我们的青春不毕业,我的少女时代

时间:2020-01-30 05:37来源:情感生活
校园溢满了馨香,而你却在这幅花蕊的画卷中走向边缘,你愿承蒙校园不弃,但时光早已匆匆地走到你的身旁。你叹,“花开半夏”,她曰,“雅望天堂”;你笑,“黑白尽流岁月的模

校园溢满了馨香,而你却在这幅花蕊的画卷中走向边缘,你愿承蒙校园不弃,但时光早已匆匆地走到你的身旁。你叹,“花开半夏”,她曰,“雅望天堂”;你笑,“黑白尽流岁月的模样”,她倾,“记忆谨记青春的目光”;你性如烈火,她冷堪寒霜……然而,你和她都未曾留意,近处,一颗心又一颗心,在不停的颤栗,似乎幻想着一年之后一次次迷茫的张望。

此评论与电影基本无关,仅为纪念自己的校园青春。

不久之后,你丧失了在自习室里学习的资格,丧失了在校园里安闲散步的资格,丧失了原有的学生青涩,学生证、校园卡、寝室的钥匙……一一被时间这把杀猪刀割去了青葱的嚎啕,你把什么张永乐高数、张剑阅读、和政治辅导书统统地撕碎,也把什么中公的公务员和事业编的辅导书、银行从业资格复习书毫不留情地从六楼甩下一楼,甚至也像去年那些前辈们那般,学长穿上蹩脚的婚纱在大学的每一处角落撇下依依不舍的“倩影”,六朵姐们花穿上美丽的婚纱把“一生的初夜”嫁予难以忘怀的青春。其后,在照相机定格你们把学士帽扔向天空的刹那,你能够听见来自亚洲最宏伟最高耸最顶尖的大门里每一块砖的鲜花和泪水、阳光与尘埃、还有那一帘帘无尽的沉默……

你还记得当年长大后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吗?
只有到了现在,才会知道,原来我成了这样的人。和自己预期的模样不太一样,但还好,我依然是那个少女心满满、带点傻气又乐观、正直地面对世界的我。

不久之后,你走在横跨东西校区的彩虹桥上,走在这座走了四年的“鹊桥”上,突然,想起第一年读过的那篇《北方的河》,“理想、失败、幻灭、热情、劳累、感动、鄙夷、快乐、痛苦,都伴和着那些北方大河的滔滔水响,清脆浮冰的击撞,肉体的痛感和感情的磨砺,一起奔流起来,化成一支持久的旋律,一首年轻热情的歌”,呵!这北方的河岂不是这幻想的河,热情的河,青春的河吗?蓦然回首,这不是康桥,而是站在一方被誉为“江北明珠”的沃土上,你挥一挥衣袖,自然也无法带走一片云彩,但你带走了四年的记忆,那些亲情,那些友情,还有那些爱情……

台湾的青春电影,充满浓浓的台湾腔调,却总能在某一点上直戳你心怀。
电影中少女们青春情怀总是诗,对校园男神傻傻幻想。他一个眼神不经意掠过,自己却想入非非,娇羞地低头,急着整理着装,收敛痴笑,再以最完美的姿态回应过去。有时也会和好朋友们成群结队,打打闹闹故意地从男神身旁掠过,想引起哪怕一丝丝的注意……

不久之后,当你最后一次坐在宽敞的教室里听课时,你一定会想起许多老师的声音。或许,这些老师并不记得你,但你一定会记得是谁教会了你“微笑曲线”、报酬递减规律和边际效用,是谁让你知道了熊彼特、明茨伯格、德鲁克和彼得*圣洁,又是谁曾说过,“一个人是对的,这个世界就是对的”。当你最后一次停在女生宿舍楼下等女朋友时,你早已不像以前那么迫不及待地唤她下来,而是心有灵犀地清楚她一定知道你已在楼下。纵然你并不那么肯定未来的自己是否趟着她的眼泪回家,但你知道,那一刻,你必须郑重地向她表明自己的决心、希望和未来;当你最后一次在与同处四年屋檐下的舍友开怀畅饮时,你把所有的伪装、所有的牵强和所有的不虞一一搁置在遗忘的伤逝里,一杯又一杯,一瓶又一瓶,然后,又忘了是谁提议去唱KTV,随后,便满声附和。那一夜,你醉了;那一夜,你哭了;那一夜过后,你告诉自己,——“我毕业了!”

那校园中的我们呢?
我们当然有男神,有校花,有学霸,有打架王,有刻薄的老师,也有优等班和差生班。唯一不同的是,我们,或者说我,从来不是故事中的主角,没有那么多惊心动魄的剧情。

不久之后,也便是一年之后,我变成了你,变成了如今的你,变成了毕业的我……

我的少女时代,过得日常且庸常。一门心思放在学习上,没太刻苦,没认为考试多苦逼,低低调调地做一个成绩好、友善、又平庸的人。

又是一年毕业季,校园中充满了感伤和兴奋,笑容和忧郁。伴随着深深浅浅的记忆,忽然,对冈林信康的歌词深有所感——

小学时最担心的是学校又要征收什么杂费。我家可没有那么多钱及时交,交不出又得被罚抄写生字课文,真讨厌。即使成绩年级第一也并不会被免。
初中时和好朋友分在一个班级,还是不愿意早起上学,迟到又会被扣分。想方设法不用去学校,除了生病,只有生病,只得晚上掀被子,让自己快快着凉感冒才好。初二时全部学生打乱分班,被分到了157差生班,有些人担心不已,有个我却混得如鱼得水。因为爱自由嘛。期中考试掉到中间分数,没办法,得加加油,期末考完初三又被分到了专门带尖子生、治学以严格出名的老师班上。初三乖乖求学。
升入了高中。才听说,当年初中学校有四大男神八大校花,没来得及见识。而高中的男神和校花也都是在别人的班级。记得高一那年,有个女生自封校花。我们这帮普通人每天都会组队去她教室外晃晃,欲见美人。高三时,一个读高二的妹妹跑来求问,知不知道高三年级的XXX和XX在哪个班,说他们是男神,在校道上走路都会被一群学妹们拍照摄影,风靡全校。我才知道隔壁班原来有两大知名度如此广泛的男神,偶尔也去围观他们的篮球赛,换班上课时探探自己坐的是不是他们谁的位置。后来又听说,我们班的谁谁谁是校草一的女朋友,有幸还观望了他们的一次争吵,真是哈哈哈。

是呵,我就是我

所以,你看,我也八卦,我也幻想,我却从来只是局外人。这才是大多数我们的校园青春。

我不能变成你

噢当然,我的少女时代中也是封存着几个深刻的画面哒。

就连你在那儿独自苦斗

一个是初中时对他的记忆。
第一次见面是分班后初三刚上学。在楼梯间遇到他,他把笨重的课桌从我手上接过去,第一次认识打招呼。他和他的笑容温暖绚丽,像极了我正在迷恋的蓝色生死恋中的小俊熙。
又某天午休醒来,我上完厕所半迷半醒地走在校道上,突然一个篮球从后方砸过来,鬼使神差地低头,帽子上擦过一个脏的印记。还没等反应过来,他却跑进了视线中,问有事没事怎么样,吧啦吧啦,然后离开。
再是班级元旦活动,有一个男女搭配心有灵犀的游戏环节。其他人都已经就绪,他还在寻找搭档。他们给他推荐了几个女同学,他拒绝了,走到站在人群中的我的面前,说大家都是同学配合一下吧。看,我还记得这句话!答题时我直愣愣地打量他,猜测他的答案会是啥,结果测试出来的默契度少得可怜,似乎只在喜欢的颜色上才达成一致吧。
之后第二学期又分班,我们是一班之隔。轮到我值日需要打扫初三到初二楼层间的楼梯,他正好上楼,经过时看了看我,说你怎么还是像个小孩。我一脸疑惑,他又走开了。不懂,不懂。
我也曾敏感留意他所在的角落,曾在放学后和好朋友大声说笑故意地跑过他身边,曾在楼下倒掉垃圾后抬头望他所在的班级窗口,曾将留言本交给他朋友写赠言却没有勇气交给他。
可是,一心学习的少女并没有意识过,这叫做喜欢。直到后来被好朋友问有没有喜欢过的人,才发现,啊原来我初中读书时有这么印象深刻的一个他。才后知后觉,我可能喜欢他。
但是,再无联系。有尝试过打听他的消息,并没有缘分。谁知道他现在变成了什么样。

我也只能默默地注视

还有一个是一个好看的、不认识的高中男生。
这是高中时,好朋友B拉着我逛她最喜欢的衣服店,兴奋非常。不记得为什么她会拉我在店里各种跑,我被带着快速地蹿过一片衣服架,又快速地蹿过一片人潮。不小心撞上了一个男生,回头随口说了句对不起,却被一个好看的、包容中又带些许好笑的笑容惊艳到了,于是永远记得这张年轻好看的脸。他才是我心中真正的高中男神,气质十分,颜十分。可惜一晃而过。

仿若牵强的笔尖描述演绎在他人生命中的那些悲凉、那些幸福和那些阡陌,“我又不是你的谁,不曾带给你安慰”,有人说:“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一道死胡同,你走不进去,我又走不出来”,因此,我双手一摊,无奈地摇头,摇头,摇头。

我不是青春剧中的校花学霸,也不是成绩吊尾的平凡少女。学校生活不是苦逼苦逼,也不是潇潇洒洒轰轰烈烈。
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过着日常学校生活,和一群朋友在一起,上课、吃饭、做题、运动、欢笑,没有太大的烦恼,胶原蛋白充足。

我一向不喜欢问学长学姐的去处,但是,我常常问,“这四年,你有什么收获呢?”因为,人生类似一种体内DNA的双螺旋结构,徘徊永远,永远循环,没有哪一种选择能够正确到底,研究生也罢,公务员也罢,自由职业者也罢,没有谁能够拥有足够的勇气断言这究竟是对是错,如同方方《风景》中的七哥,他常常说,“谁是好人谁是坏人直到死都是无法判清的”,你和我,依旧是幼稚而浅薄得像每一个活着的人,因此,我不问这类问题,除了避免明年的自己遇到这番尴尬,还有其本身便存在着无知的缺陷。但是,“每一段路程,皆是一种领悟”,校园的阳光、阴雨、清风、日月……和着我们的呼吸,随着我们的脚步,望着我们的影子,一起走过了四年,走过了四个三百六十五天。我从不相信没有人不曾有过收获,亦不相信有人会丝毫未变,尽管他无法感知,但他们的亲朋好友一定会感叹,“四年的时间,你变了!”

这是我的少女时代。

我想,这是我后悔第一年没有在迈进校门第一步时留一份记忆的原因,也是每一个学生对青春和人生的追问。读了许久的书,至今,依然扮演着学生的角色,甚至家人还一心祝福我“再上一层楼”。父亲向我展示了他四十多年来的经历和血泪,耐心地告诉我,“学生时期是一个人学习和读书的黄金时代。我总认为在学校里学的东西是一个人一生之中最多的时段,工作之后,你会发现,‘再也没有哪一段时期比学生时代学得又多又快乐了。”起初,我并不那么信以为然,毕竟,有句话曾写道,“时间是海绵中的水,愈挤愈多”。我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是一个善于挤水的人,但是,刚刚过去的值日周经历却大为改变了我的鲁莽和无识。

最后仍然表扬电影。
观看时我内心一直在叫喊,徐太宇非常适合演道明寺啊,他狂拽炫酷的样子,温柔又孩子般别扭的样子,完完全全就是道明寺啊啊啊啊啊!所以剧尾,社会人模样的徐太宇出现,竟然是言承旭!天呐天呐天呐,帅翻了好吗!我圆满了啊啊啊啊啊!
谢谢电影这么懂我这样的观众,谢谢电影让我想起了这么多我的青春记忆。谢谢演员的精彩呈现。

抛却了青春的元素,像英语四六级、《中国好声音》和《中国合伙人》……生长在LC大的青春阁楼里,时间一直豢养着一周疲倦的眼神。也许,在其他高校,并未有这么奇葩的值日周,但是,这劳累的一周、辛苦的一周和穿梭的一周的的确确缀染了校园四年的流光溢彩。一年一度的值日周,渐渐地,让我们明白了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原来,校园管理中心的乳名是扫大街的和搬砖的,饮食管理中心的署名是打扫餐厅的,宿舍管理中心的学名是打扫宿舍楼的……就这般,我的双手磨出了暗茧,手臂崩裂了痛楚,血液膨胀了七天的睡眼朦胧。这一周注定是一个忙碌的一周,而忙碌的并非学习,而是与之毫无瓜葛的打扫卫生。此刻,停留在英语阅读上的第一百八十页仍旧叙述着上周末的咒骂。偶尔,回望身旁那位考研同学趁着小憩的时段,端起课本匆忙浏览着数不尽的单词,瞬间,我禁不住满脸愧意,自愧不如。

我爱你,我的青春。

再一次端起书卷,心情澎湃着千年不遇的安静。忍不住想问,“未来,这样和煦的心情,这样宁静的时光和这样的一切当真如同东逝流水了吗?”。也许,因为少有,所以,尤为珍惜;因为深刻,所以,倍加记忆;因为短暂,所以不敢有所懈怠。倘若有爱无爱都铭心刻骨,那又怎能不因这首貌似平淡而世间难再的青春之歌而不无珍视呢?掀开《方方作品精选》,我开始阅读第一篇《风景》,上面写着——

在浩漫的生存布景后面,在深渊最黑暗的所在,我清楚地看见那些奇异的世界……

——波特莱尔

毕业的你,即将毕业的我,我们被校园外的社会视为一代人。不愿再用顾城那一首老掉牙的《一代人》以誊写光阴的无奈,也不愿引用海子那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以声张自己是一个幸福的人,可惜,我们这一代人还没有属于我们的诗歌,我们的画意。一代大儒梁漱溟曾说:“价值观和价值判断是相对的,每一代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价值观,每一代都有属于自己的价值判断”,然而,我们这一代,毕业的你和即将毕业的我,上学的和未上学的,究竟什么属于我们的价值观和价值判断呢?诡异的社会总是用令我们应接不暇的车轮碾压我们的身躯,甚至还波及到我们的上一辈。回忆隐藏了一首歌曲的深情——到不了的地方都叫做远方,回不到的世界都叫做家乡,而我一直向往比远更远的地方……而那一片比远更远的地方究竟是怎样的仙境呢!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帘披星戴月上朝堂的梦,在那一帘幽梦中,有功成名就的渴望,有名利双收的希翼,有衣锦还乡的期盼……而我们,这些沉沦在世海中的人儿们,时常被这种梦折磨得辗转反侧、痛苦不堪,同时,那一副青春的模样却早已忘记什么时候丢失在奔跑的路途中了。

多如牛毛的身不由己,寥若星辰的随心所欲,似乎可以摘写方方那句经典的判决,“每一个人的命都是由许多人的命组合而成,就像一个股份公司,自己只不过个大股东罢了”,但,如若将之应用于此,又总感觉不那么契合。如何摆渡自己的内心与外在,这是千年追逐的疑问,是不朽的不腐的困惑。揭开一层层面纱,你,也许,认为,“当责任与感情同在,恩典便与我同在”;也可以质问,“世论与我不同,难道真理便与我不同吗?”对此,你,我,应当有自信。

久后,安静地踏过这片熟识的土地,校园里,依旧飘着三年前熟悉的气息。不远处,广告板上描画着一张青春的面容,路过的同学开玩笑地调侃,“这位设计师的眼光一定有问题!这么丑的女生,还上展板啊!”,我望了一眼展板上的照片,女孩虽无法与国人认可的传统美女相媲美,但是,在快乐与悲伤并存的季节,设计者着实不应选择一类校花级的女生。因为,在感官的社会风气中,像校花级的女生这类人,她们属于校园里叱咤风云的人群,但,人们忘记了,其实,更多的学生都是校园里默默无闻的大众!青春,勿论感官上的丑美,而我亦坦然接受他人对我“小个子”的称号。青春,她对每一个人都一视同仁,所以,广告板上的笑容代表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笑容,代表着我们这一代的记忆,代表着我们的镂心刻骨。这一抹笑,傻傻的,呆呆的,很清纯,很天真,也很懵懂,或许,再也无法找到如此贴合青春不弃的笑容了!因为,让我们的青春不毕业的,正是这一痕痕绽放在我们面孔上的笑容。

是的,让我们的青春不毕业!

自然,不毕业的还有快乐、苦难和今后人生中不断邂逅的平淡。或许,太喜欢张承志这位塞北作家了,最后,依旧游过他的平仄作一次痛快的跳跃——

我相信,会有一个公正而深刻的认识来为我们总结的:那时,我们这一代独有的奋斗、思索、烙印和选择才会显露其意义。但那时我们也将为自己曾有的幼稚、错误和局限而后悔,更会感慨自己无法重新生活。这是一种深刻的悲观的基础。但是,对于一个幅员辽阔又历史悠久的国度来说,前途最终是光明的。因为这个母体里会有一种血统,一种水土,一种创造的力量使活泼健壮的新生婴儿降生于世,病态软弱的呻吟将在他们的欢声叫喊中被淹没。从这种观点看来,一切又应当是乐观的。

——《北方的河》

(于东校太平洋岛国研究中心值日)

编辑:情感生活 本文来源:让我们的青春不毕业,我的少女时代

关键词: 美高梅4858m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