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美高梅4858mgm > 情感生活 > 正文

才是最长情的告白,低到尘埃里的爱

时间:2020-02-13 22:07来源:情感生活
★ 励志语录——人的价值,在遭受诱惑的一瞬间被决定。 ★ “梅梅,晚饭想吃什么?妈给你做。”姜云急匆匆地走进了大门,边换拖鞋边大声地朝女儿房间喊着。喊了几声,好半天没

★ 励志语录——人的价值,在遭受诱惑的一瞬间被决定。 ★

“梅梅,晚饭想吃什么?妈给你做。”姜云急匆匆地走进了大门,边换拖鞋边大声地朝女儿房间喊着。喊了几声,好半天没有回应,诧异地走近女儿房间,一探究竟。
  梅梅房间的门虚掩着,姜云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女儿侧躺在床上,被子把头全盖住了,只见写字台上明晃晃地铺展着一张奖状,她欣喜地抓过奖状一看,女儿竟然荣获了“全省奥数比赛第一名”,她兴奋地双手将奖状抚于胸前,嘴角上扬,脸上绽开了菊花般的笑容,眼角溢出了激动的泪水……
  姜云开心地来到女儿床边,轻轻地掀起女儿捂在头上的被子,关切地问道:“傻女儿,睡觉蒙着被子干嘛?哎哟!怎么了,这是?怎么哭鼻子了呢?出什么事情了?是谁惹了我们家的宝贝女儿?告诉妈,妈去找他算账!”
  “没什么事情!”梅梅一脸烦躁的拽过被妈妈掀开的被角重新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
  诚心诚意逗女儿开心,却碰得一鼻子灰,姜云愣坐在床边竟一时语塞。心想,梅梅这是怎么了?是怨我回来晚了么?她又嬉皮笑脸地重新掀开了被角露出了女儿的脸,用衣袖轻轻擦拭着女儿脸上的泪痕讨好道:“好女儿,是不是怨妈回家晚了?不哭了,是妈不好,妈给你道歉!以后,不会这么晚回家了!”
  看到妈妈为讨自己开心而致歉,梅梅说:“没有啦,只是自己一时心情不好而已。”
  姜云疼爱地用手指刮了一下梅梅的鼻子,嗔怪道:“羞不羞?都是高中生了,还哭鼻子。”
  梅梅坐起身来,没好气地回道:“谁哭鼻子了?人家是沙子进眼了好不好。唉,每次进门都看不到你。”
  “好,好,好!是妈不对,妈保证,以后一定赶你回家前回家,好不好?好了,这个话题到此为止。看到你得了奥数比赛第一名的奖状了,你太厉害了!真不愧是妈的好女儿!给妈说说,你想要什么奖励,妈一定兑现你的愿望!”
  “我不想要什么奖励,只想妈少打几次麻将,多在家陪陪我就行。我不想,每天回到家里面对冷冰冰的空屋子。你天天泡在麻将馆里,除了睡觉回家,就连吃饭都在麻将馆。你知道吗?每次,当麻将馆的老板娘叫我去她家吃饭时,我心里是什么滋味?我感觉我就像个没有妈的野孩子。我就搞不明白了,就那一百多张牌,你摸了几十年了,还没摸够?我仅仅希望每天回到家中能吃到妈妈为我做的可口饭菜就知足了。”说到伤心处,梅梅激动地又泪如雨下了。
  姜云听到女儿有生以来第一次对自己的抱怨和哭诉,她错愕地半张着嘴自惭形秽地看着自己这个熟悉而陌生的女儿,流下了惭愧的泪水,她一把揽过泪人儿似的女儿,说:“乖,不哭了,是妈不好,妈以后再也不打麻将了,好好在家陪伴我的乖女儿。”
  梅梅止住了哭泣,从妈妈的怀里抬起头,用衣袖帮妈妈擦去脸上的泪水,表情严肃地说:“妈,没事的,你也别太往心里去。平日里,向来很少陪伴我,我都习惯了。”
  姜云疼惜地将女儿散乱在脸上的头发捋到耳后,轻轻拍了下女儿的脸蛋安慰道:“都是妈的错,有这么一个懂事的女儿,平日里在学习上妈从来没操过什么心,你竟能自己学的那么好。放心,妈一定戒赌,为了我的女儿,只要休息日,妈定会乖乖地呆在家中给你做饭,陪你做作业。”
  梅梅破涕为笑道:“妈,也不一定要你天天陪着我转,偶尔去玩玩,放松放松心情也是可以的。”
  “知道了,我的乖女儿,想吃什么,妈这就去给你做。”
  “好久都没有吃妈做的酸菜鱼了。”梅梅从身后环抱着妈妈的腰撒娇道。
  “好,妈这就做!给你爸打个电话,让他也早点回家吃饭!”
  “好嘞!”梅梅兴奋地奔回卧室找手机。
  姜云走进厨房麻溜地做好米饭,边做菜边想,多年来自己一贯喜欢玩麻将,每日若不摸一把麻将,就仿佛失去了活着的意义。
  思忖良久,姜云终于认识到,无论作为妻子还是母亲,自己都是失职的,从未尽到一位妻子和母亲所应尽的义务和责任。
  有人说,“对于亲人,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自己一定要尽心尽力女儿和丈夫营造一个温馨舒适的家庭环境。

作者:姜建飞

美高梅登录中心,在我一直专注于自己的事情时,母亲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对待一年只回家一次的我,她关心备至、呵护有加,甚至有时不知怎样做才好。她的表达方式和说话语气,以及眼神,都已然变得谨慎、小心翼翼,甚至带着讨好,有点低三下四。

一天中午,母亲在外屋准备午饭,我在里屋上网聊天。突然,她推门进来,脸上堆满笑容,距离我大约两米的地方站定,讨好地说:“儿子,妈想跟你说一件事,怕你不高兴。”“什么事?你说。”我抬头望了她一眼,又低下头去。“妈跟你说了,你别有什么负担。”“嗯。你说吧。”“那妈就说了?”“妈你真啰唆!”“呵呵,就是……如果你钱不紧,给你爸一点儿玩麻将的钱。”“我不是给了你们每人一千吗?”“嗯嗯,给了。我是说……你跟你爸说:‘爸,给你点钱,你去玩麻将吧。他有是他的钱,你给是你的。他一定会很高兴的,他脾气就那样……”“哦,别说了,我知道了。”我突然有了莫名的情绪,抬起头,看了母亲一眼,她还定定地站在那里,好像还要说什么,不准备离开。“儿子,妈就是这么一说,你别有什么负担,也别生气啊?”“噢,没有……”我明显变化的情绪,终于令母亲不再言语,她默默退回外屋,继续做她的午饭。而我,目光虽仍盯着电脑屏幕,满脑子想的却是母亲刚刚说过的话和她的言谈举止。

其实,母亲一离开,我就为自己刚才的态度后悔了。同时,我也在想,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与母亲之间的“角色”发生了转换,一个强势到凡事以自我喜怒为中心,一个却变得谨慎入微。她跟自己的儿子说一件事,要调整好表情,脸上堆满笑容;要事先争取“不要生气”的保证,做铺垫;还要在说完后,一遍遍以“别有什么负担”消去儿子的不快……那也就是说,这个想法在母亲脑子里可能反复想了几遍,左右权衡,该不该说,怎样去说。决定最终要说,一定下了很大的勇气;又担心会掀起“风暴”,所以才会那么谨慎、小心翼翼。那么,之前一定是我做了什么过火的事,说过什么过激的话,以至于母亲在一次次的被顶撞、被斥责中,最终被吓住了,再也不能像从前那样随心地说话做事,一切要看儿子脸上的阴晴变化。

因为我回来的缘故,父亲晚饭后就不再出去找人打麻将了。他和母亲坐在炕头一侧,喝水、聊天、看电视。我在炕的另一侧上网聊天、看新闻,偶尔跟他们说上几句。在老家,睡的还是土炕。虽然晚饭后,母亲又烧了很多柴火,炕烧得很烫,但外面是零下二十几度的天气,土坯房很快就会凉下来。所以趁着炕还热时,母亲就开始铺被子。而此时,我正趴在我睡觉的地方。聊兴正浓,不愿换地方,于是就说:“妈,我的一会儿再铺。”“一会儿就凉了。”母亲的语气很坚定,但声音却很小。“没事,我不怕凉。”母亲不再言语,我继续聊天,未动。但她也没有离开,我感觉到她在我身边一点点蠕动着。我一回头,很明显她是担心我生气,忙解释说:“妈碰到你了吧?你上你的,妈在一边铺。”原本确有一点儿生气的我,心一下子柔软下来。“没有碰到。刚好,我也累了,不想玩了。”母亲叉重复一遍:“铺晚了就凉了。”我和母亲一抻一拽,一起铺好被子,她才坐回自己那里。那一刻,我发觉,她得到我的配合和响应后,神情一下子恢复了自然和轻松。我突然恍悟到,我的事其实越来越少地需要她,也许只剩下准备一日三餐和铺被子这样的小事,做母亲的天职一点点地被剥夺,满心的给予一点点被忽略,她一定感到从里到外的失落和伤感。

接下来的几天,我有意留心观察母亲:即便她与父亲发生不愉快,她的心情很糟,面对我时,她也脸上挤出笑容,每顿饭前必叮嘱我“别放冷了,趁热吃,喝点热水”;即便我吃饱饭或是清晨起床,她必嘱我“多吃点”、“多睡会儿”,时间一长,我觉得啰唆,便当听不见,不回答她,下一次她照样嘱咐;还有,我正视她时,她的眼神总是躲闪不定、不知所措,她看我时,带着几分讨好的笑意……母亲的无微不至与小心翼翼、爱与隐忍,与我莫名的厌烦、冷漠和又臭又硬的脾性,形成鲜明对比。往往事一过,我就感到后悔;我也清楚,时间过得越久,在外面遭受的风雨越多,我就会越怀念、越愧疚。

夜里,我躲进被窝,不停地搜索、拼凑我与母亲间的点滴记忆。几句对话的片段,破碎、断裂、凌乱,难以拼凑完整;更不必说找寻出我究竟做了什么、说了什么,令母亲变得今天这样谨慎、小心翼翼。我回味这几天的“留心观察”,深深的愧疚最终使我掉下眼泪。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等我发现时,母亲的爱,依然强烈,但它却比落满地面的尘埃还要低,低到,我的痛不停地在内心翻滚,无法名状、无可排遣,却又清晰可见。

编辑:情感生活 本文来源:才是最长情的告白,低到尘埃里的爱

关键词: 美高梅4858mgm